当前位置:南方汽车网国学红楼梦中林黛玉进贾府时王熙凤是什么表现?
红楼梦中林黛玉进贾府时王熙凤是什么表现?
2022-09-23

读红楼,很多人对王熙凤印象深刻。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相关内容,感兴趣的小伙伴快来看看吧。

很多读者只知道王熙凤的出场方式是“未见其人,先闻其声”,但却未必能领悟其中妙处,世间食而不知其味,闻而不知其声之人,不是太少,而是太多了。我们先来看看第3回“林黛玉进贾府”时,王熙凤的出场文字:

一语未了,只听得后院中有人笑声,说:“我来迟了,不曾迎接远客!”黛玉纳罕道:“这些人个个皆敛声屏气,恭肃严整如此,这来者系谁,这样放诞无礼?”心下想时,只见一群媳妇丫环围拥着一个人,从后房门进来。——第3回

此番“未见其人,先闻其声”的写法妙在何处?妙在于不经意间,将阿凤素日之为人一笔写破,一览此女心思机敏,颇有拨开云雾见青天之感。

林黛玉进贾府这天,荣国府阖府上下有头有脸的女眷全部都现身了,上到贾母、邢夫人、王夫人、李纨、贾家三艳,下到管家婆子、奶嬷嬷等人,一个不落,为何?因为林黛玉是贾母盛情邀请来的,足见黛玉分量之重,诸人怎敢不出场迎接?

可王熙凤偏偏就是个例外——她迟到了!诸君可以易位而处,如果你是王熙凤,贾母最喜欢的外孙女儿林黛玉来家里做客,自己却迟到了,你会怎么做呢?

不出意外的话,大部分人都会选择悄悄混入人群里——迟到这件事本身就不对,再要是被贾母知道了,必然会生气,正常人都不会主动暴露自己的迟到。

王熙凤却主动暴露自己的“过错”,在整个屋内密密麻麻一堆人,而且皆恭肃严谨,不敢发一言的严肃场合,王熙凤大笑着从门外走进来,登时便成了在场所有人眼中的焦点,而这一切,都是王熙凤故意为之。

先来说一说,王熙凤为何会迟到?这个问题的答案可以从凤姐当天的穿着上找到答案:

这个人打扮与众姊妹不同:彩绣辉煌,恍如神仙妃子。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,挽着朝阳五凤挂珠钗;项上带着赤金盘螭璎珞圈;裙边系着豆绿宫绦双衡比目玫瑰佩;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褙袄,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袄;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。一双丹凤三角眼,两湾柳叶吊稍眉;身量苗条,体格风骚;粉面含春威不露,丹唇未启笑先闻。——第3回

王熙凤的迟到和她这一身盛装打扮是紧密挂钩的,一言以蔽之:王熙凤并非因为家务事多,故而误了迎接林黛玉,恰恰相反,她是在得知林黛玉前来的消息后,匆忙盛装打扮了一番,这才误了时间,导致了迟到。笔者这般推断,原因有二。

其一,王熙凤做人做事很能分得清轻重缓急,林黛玉是贾母的心头肉,贾敏去世后,贾母心心念念林黛玉,恐怕她无人依傍教育,派人派船千里接林黛玉进贾府,可见对其有多上心。王熙凤精明算计,时时要讨贾母喜欢,如何会误了迎接林黛玉呢?

况且王熙凤乃荣国府管家,府中处处都是她的耳报神,她必然会优先获得“林黛玉已经到了京都”的信息。既知晓此信息,哪怕天大的家务,也得先放一放,先讨贾母欢心才是,如何最后一个才到?

其二,王熙凤很注重荣国府的形象,她得知林黛玉进贾府后,选择匆匆回屋盛装打扮,符合她一向的行为模式。

诸君岂不见《红楼梦》第51回,彼时袭人母亲病重,需要她回家一趟,彼时的袭人已经被王夫人内定为宝二姨娘,所以袭人临行前,王熙凤亦对袭人的打扮要求甚严:

凤姐儿又道:“那袭人是个省事的,你告诉她,说我的话,叫她穿几件颜色好衣裳,大大的包一包袱衣裳拿着。包袱也要好好的,手炉也要拿好的。临走时,叫她先来我瞧瞧。”......半日,果见袭人穿带来了,两个丫头与周瑞家的拿着手炉与衣包。凤姐儿看袭人:头上带着几枝金钗珠钏,倒华丽;又看身上穿着桃红色百子刻丝银鼠袄儿,葱绿盘金彩绣锦裙,外面穿着青缎灰鼠褂。——第51回

对袭人尚且如此,何况对己乎?眼下林黛玉新来,王熙凤要见这位贾母最宠溺的外孙女儿,如何能不盛装打扮一番再去?

而除了盛装打扮之外,王熙凤的“迟到”更有深深的精明算计意味:如果没有迟到,她只能和李纨、贾家三艳一般充当背景墙,而一旦迟到,她便有了发挥的空间,且看书中所记:

黛玉连忙起身接见。贾母笑道:“你不认得她,她是我们这里有名的一个泼皮破落户儿,南省俗谓作‘辣子’,你就只叫她凤辣子就是。”——第3回

此处脂批分析得很透彻:阿凤一至,贾母方笑。与后文多少笑字作偶。阿凤笑声进来,老太君打诨,虽是空口传声,却是补出一向晨昏起居,阿凤于太君处承欢应候一刻不可少之人。看官勿以闲文、淡文也。

这就是王熙凤“迟到”最大的意义——她不知不觉中,在林黛玉心中树立起了威信,让林黛玉了解了她在贾府的地位。

就好比公司正在开会,突然一个人笑着走进会议室,扰乱了开会秩序,结果董事长不但不批评他,反而嬉笑调侃了此人两句,一副和他很熟的样子。作为一个新来的实习生,你会不会觉得这个人地位非凡——跟董事长都能玩到一起,能是一般人?

因此,王熙凤通过这种方式,成了贾府众人中给林黛玉留下深刻印象的第一人,她成了人群中最耀眼的那一位,邢夫人、王夫人、李纨、贾家三艳这些人反倒成了背景墙。

而至此,王熙凤的精明表演才刚刚开始,面对新来的林黛玉,她表现出了空前的热心,又是倒茶,又是搀手,于言谈之间尽显其心机权术,比如王熙凤的这一段话:

这熙凤携着黛玉的手,上下细细的打量了一回,便仍送至贾母身边坐下,因笑道:“天下真有这样标致人物,我今儿才算见了。【这方是阿凤言语,若一味浮词套语,岂复为阿凤哉?】况且这通身的气派,竟不像老祖宗的外孙女儿,竟是个嫡亲的孙女。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口头心头一时不忘。”【却是极淡之语,偏能恰投贾母之意。】——第3回

王熙凤的每一句话都是有目的的,细细品来,她表面在夸奖林黛玉,实则时刻注意贾母的脸色动向,夸林黛玉之气派,偏以“嫡亲孙女”类比,顺带将迎春、探春、惜春三人也给夸了,字里行间透露出的意思是——贾母的外孙女真优秀,而不是林黛玉真优秀,句句回归到贾母身上。

紧接着,林黛玉的母亲贾敏新近去世,贾敏又是贾母最爱的女儿,王熙凤如何能错过这个机会,于是她又说了这么一段话:

王熙凤道:“只可怜我这妹妹这样命苦,怎么姑妈偏就去世了!”说着,便用帕拭泪。贾母笑道:“我才好了,你倒来招我。你妹妹远路才来,身子又弱,也才劝住了,快再休提前话。”这熙凤听了,忙转悲为喜道:“正事呢,我一见了妹妹,一心都在她身上了,又是欢喜,又是伤心,竟忘记了老祖宗,该打,该打!”——第3回

阿凤此番又是感慨,又是哭泣,皆是故意为之,其目的是为了彰显自己对林黛玉的爱护,对贾敏去世的遗憾,她想要拉近自己和贾母之间的心理距离,说到底还是为了讨好贾母。

也正是因为她的眼泪并无情感,所以贾母一番劝阻,她能立刻“转悲为喜”——不走心的眼泪,收得自然快。

王熙凤这么抓尖要强地表现自己,在场众人是有人能看出来的,譬如王夫人。其实王夫人才是荣国府真正意义上的管家,只是她年纪大了,精力不足,所以将家务事暂交给侄女王熙凤,而看着王熙凤这么急于表现自己,王夫人是有意见的,所以她忍不住敲打了王熙凤一番:

说话时,已摆了茶果上来。熙凤亲为(黛玉)捧茶捧果,又见二舅母问她:“月钱放完了不曾?”熙凤道:“月钱放完了。才刚带着人到后楼上找缎子,找了这半日,也并没有见昨日太太说的那样,想是太太记错了。”王夫人道:“该随手拿出两个来,给你这妹妹裁衣裳的。等晚上想着,叫人再去拿罢,可别忘了。”熙凤道:“倒是我先料着了,知道妹妹不过这两日到的,我已预备下了,等太太回去过了目,好送来。”【试看她心机】王夫人一笑,点头不语。【深取之意】——第3回

这段对话堪称经典,乃是王夫人、王熙凤两个聪明人的天衣配合。

王熙凤的出场太过亮眼,动辄询问黛玉“吃什么,玩什么,只管告诉我”,颇有管家人的做派,触碰到了王夫人的心弦——她才是真正的管家。

故而王夫人以“月钱发放了没有”相问,陡然立于阿凤之上,林黛玉一旁观察至此,想必也明白了王夫人才是王熙凤背后荣国府真正的女主人。

如若不然,黛玉新来,王夫人何以当着她的面儿,和王熙凤商量家中事务?王夫人自有她的权术心机。

王熙凤则见招拆招,王夫人仅询问月钱发放之事,王熙凤却“另辟蹊径”,答完月钱之事,又言之凿凿地称自己刚才去找缎子,无形之中,就为自己刚才的迟到找到了正当理由——我是奉王夫人之命去找缎子,不是故意迟到的!

而其后所谓的“找缎子给林黛玉”,更是王夫人、王熙凤在互相打配合,其实质是两人当着贾母的面儿表示对林黛玉的关心。

王熙凤压根没提前给林黛玉准备缎子,只是随口应变而已,故而此处脂批云:余知此缎子阿凤并未拿出,此借王夫人之语机变欺人处耳。若信彼果拿出预备,不独被阿凤瞒过,亦且被石头瞒过了。

《红楼梦》第3回“林黛玉进贾府”,此类的细节多如牛毛,若是静心下来细细分析,便会发现此书的复杂性不仅在于具备文学、风俗、医药、茶道等内容,更在于它对人情世故的刻画深入骨髓,红楼中的人都是活的,这句话并非一句虚言。